• 2009-06-26

    吹响集结号 (祭青岛一周年系列)

     

    写下这个标题的时候,心情很差,这倒不是因为这家报纸给了我多少留恋。说实在的,这家报纸的办报水平乏善可陈,如果非要用一句话概括外,那就是除了比别人差外,没有什么长处了。
        之所以心情很差,是因为在这里认识了很多兄弟姐妹,但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一个个要迷失在青岛的街道巷尾,而他们还是孩子。一个个只有20出头,不少还是愣头青,我们还没有教会他们认识社会、分析社会、立足社会的本领,就要再一次把他们推向社会。这对任何一个年龄稍长的人来说,都是一件不值得骄傲和书写的感情片段。
        我和他们相识在充满悲喜的2008年,也握手告别在2008年,在这里我们经历了不为人知的磨难,体验了夹缝中生存的排挤,也得到了亲历奥运的机遇,分享了人世间宝贵的友情,同时也看清了世人的真面目。
        铭记2008年的不平凡,对我和他们而言,都有着特殊的意义。
        是为记。
      
      一、吹响集结号
      这个日子在2008年的6月底,距离奥运还有不到俩月。
        年近花甲但身体硬朗的崔帅,站上了也许是他人生的最后一个讲台,这从一开始就注定结局,只是没人想到会那么快。
        在他的发言中,我们仍然可以想见他当年在济南时报的激情澎湃,发言中提及了商业集团的优势,谈到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兄弟姐妹,甚而谈到了3年后的终极追求,但有一点在当时大家都忽略了,那就是总部没有派人来发言,崔的发言中也只字未提到总部的态度和他手里到底有没有资金。
        而在中国现行的环境下,上头的支持和钱,一样都不可或缺,看上头是因为讲政治,说到钱,是因为我们已经进入市场经济。
      但是在那个天朗人和的日子里,这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大家都知道崔总的履历,辉煌而充满了人情味,复杂而充满了大哥道,所以,所以,当时的情况下,大家唯有的感觉就是,彼此间的鼓舞,以及极尽所能地想象着未来,3年后大家就大口吃肉,大口喝酒了。
      一个个新人,走上了舞台,抒发了自己对崔的个人崇仰之情,和对这张报纸的无限希望,可谓群情激昂,没有人在这个时候仔细去想了,管他有几个熟手呢,管他有无良好的经营人才呢,管他有无后续资金的诸如呢,这些在其它报社成立之初就应该板上钉钉的事情,在这里都不重要了,甚而对大家的考核都是在出报一个月后才敲定,但是这又如何呢?
        怀揣着不同的人生经历和目的,大家在崔齐东的大旗下云集,队伍越来越壮大,关系越来越复杂,但每一个来的人都号称自己是为了理想,因为崔喜欢。
        他的座右铭或者说最喜欢挂在口头上的话就是:要实现自己的新闻理想。
        这一路的豪言壮语或许真是他的内心写照,从他的人生来看,我到现在也不怀疑他内心对按照他的理念做一份心目中报纸的善意,但是这是他的理想,不是所有人的,包括一同而来的部下和隔岸观火的总部。再说了,即使这是一种理想,他也不是中国新闻的理想,中国新闻的终极追求除了商业价值,更多的应该是人文情怀价值观的确立和社会责任的使命感,而不是仅仅为了做自己心目中的报纸,除非他是江湖大佬,但很可惜他只是一个好人,而不是一个新闻老帅。
        一件事情颇能说明这个人的用人观。6月11日,是报社面试新人的日子,这一天总部从全国各地600多份简历筛选出了200多份,面试地点就在青岛。根据事后酒桌上的请教,我得以了解这些简历的筛选过程:不知名的学校,我们就一笔带过,还有就是看简历的书写,没有工作经历的,也一般不要。言下之意就是,我们招聘的人,全部是经过遴选的,经得起考验的。
        让大家大跌眼镜的是一个来自都市便民报的记者,严格地说他是被对方开出的记者,这位自称毕业于复旦大学网络学院的人,不仅参加了面试,还据说取悦了崔的理想,崔的评价是是这位是能干大事的人!经向一位副总打听,原来领导面试是这样进行的。
        “你为什么要做这个行业?”
        “……我为了新闻理想……”
        没有其他多说,崔听得很感动,根据副总的描述,崔还掉了眼泪,说是好久没有遇到这样有激情的人了。但就是这位仁兄,领导所谓的好记者,其实在来我们这里之前,因为写假新闻,被便民都市报开除了。但是人家还是回答了领导一个问题。
        “如果你做社会新闻,如果没有线索你怎么做?”
        “我就策划新闻,制造新闻。”据说这样的答案很让某些领导高兴,记者啊,能策划新闻了,当然好,但是记者的角色呢?难道就是策划新闻?当时我和杨勇、李小丹颇为担心,但这里不是我们的,在崔的眼睛里,这里是他实现梦想的最后一个舞台,所以一切要按照他的来,崔自始至终认为他看看人没有问题,于是在面试结束后高兴地宣布,发现了很多人才。我们又能说什么呢?
        在当晚的酒会上,崔对着总部得意忘言:“你们(指我、杨、李)三个人,我对你们根本没有信心,你们没有让我看到什么能力?”其实这样的斥责没什么,做领导吗,永远都是对的,但是问题是,我们真得像他得不堪嘛,我仔细地想了下,我们确实不如这位仁兄,我们没有表达自己具有新闻理想,尽管我也曾告诉自己,新闻具有救世和记史的功能,我也为此告诉自己过,要尽可能的帮助遭受困难的人,尽可能的给弱者温暖的拥抱。但是这其实是一个人应该具备的道德感和正义感,仅此而已,根本算不上新闻理想。
        我好想知道,新来的人为什么认为新闻理想这么廉价,可以随便挂在嘴边,我又好想问他们,新闻理想究竟是什么?
        至今我也没有答案!不过今年(2009年)1月7日和一位至今仍在青岛的兄弟谈起往事时,这位兄弟的评价是,现在崔等人离开了,他们反而觉得踏实了,没有人再空谈误国了。

    转自:周前进http://11009874.qzone.qq.com/blog/1245991789?ptlang=2052

    Tag:
  • 2009-06-26

    迈克尔·杰克逊逝世 - [大记事]

     据国外媒体报道,北京时间6月26日,一代歌王迈克尔·杰克逊因心脏停动逝世,终年50岁。

    去世时间:北京时间6月26日

    去世原因:心脏病发作 享年:50岁

    Tag:
  • 2009-06-16

    3种无偿受赠房情况免征个税

    15日 ,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近日下发《关于个人无偿受赠房屋有关个人所得税问题的通知》,明确规定了免征个人所得税的三种房屋产权无偿赠与情况,并强调除此以外受赠人因无偿受赠房屋取得的受赠所得,要按20%的税率缴纳个人所得税。

      根据两部门通知,房屋产权无偿赠与的当事双方免征个人所得税的三种情况主要包括:房屋产权所有人将房屋产权无偿赠与配偶、父母、子女、祖父母、 外祖父母、孙子女、外孙子女、兄弟姐妹;房屋产权所有人将房屋产权无偿赠与对其承担直接抚养或者赡养义务的抚养人或者赡养人;房屋产权所有人死亡,依法取 得房屋产权的法定继承人、遗嘱继承人或者受遗赠人。

      通知指出,除规定的上述三种情形外,房屋产权所有人将房屋产权无偿赠与他人的,受赠人因无偿受赠房屋取得的受赠所得,按照“经国务院财政部门确定征税的其他所得”项目缴纳个人所得税,税率为20%。

      对受赠人无偿受赠房屋计征个人所得税时,其应纳税所得额为房地产赠与合同上标明的赠与房屋价值减除赠与过程中受赠人支付的相关税费后的余额。赠与合同标明的房屋价值明显低于市场价格或房地产赠与合同未标明赠与房屋价值的,税务机关可依据受赠房屋的市场评估价格或采取其他合理方式确定受赠人的应纳税所得额。

      此外,受赠人转让受赠房屋的,以其转让受赠房屋的收入减除原捐赠人取得该房屋的实际购置成本以及赠与和转让过程中受赠人支付的相关税费后的余 额,为受赠人的应纳税所得额,依法计征个人所得税。受赠人转让受赠房屋价格明显偏低且无正当理由的,税务机关可以依据该房屋的市场评估价格或其他合理方式 确定的价格核定其转让收入。

    Tag:
  • 2009-06-12

    警戒升级6级 - [大记事]

    世界卫生组织总干事陈冯富珍11日正式宣布把甲型H1N1流感警戒级别升至6级(编者注:6级系流感大流行警戒级别最高级),这意味着世卫组织认为疫情已经发展为全球性“流感大流行”。

    Tag:
  • 2009-06-10

    预装安装绿坝软件 - [大记事]

    7月1日起,中国境内生产销售的计算机在出厂前,将预装一款名为“绿坝-花季护航”(下载此软件)的上网过滤软件(下称“绿坝”软件)。工业和信息化部称,此举是为“避免互联网不良信息对青少年的影响和毒害”。

    Tag:
  • 2009-06-08

    齐鲁电视台女记者王羲被打

    小侠女被人扇了两耳光。这种乡村的地痞流氓书记总是存在的。

    王羲博客:

    这两天大家可能看到了,我去德州临邑理合乡牛家村采访村里强行砍树的新闻,被村主任推搡的事情。

    昨天,打人的村主任和当地乡政府前来齐鲁台道歉,村主任说强行砍树时损坏的村民家厕所,他已经修好了,并且要赔偿村民家的损失。

    我本以为事情就可以这样解决了,毕竟对方诚恳的来道歉,而且说实话,他的行为对我个人来说也没什么,只要能给村民一个交代就可以了。

    但让我气愤的是,就在昨天晚上六点,每日新闻即将播出村主任道歉的新闻时,村民给我打来电话,说在17点55分,临邑当地突然掐断了齐鲁台的信号,直到晚上九点才恢复!

    并且村主任说的,已经给村民修好了厕所,也是谎话,直到现在,村主任也没有给村民道歉并且维修厕所。

    Tag:
  • 2009-06-05

    成都9路公交车爆炸 - [大记事]

    6月5日上午8点半左右,四川成都9路公交车在川陕立交下桥处发生自燃,目前有24人遇难。

    Tag:
  • 2009-06-05

    罗京去世 - [大记事]

    6月5日清晨,央视《新闻联播》主持人罗京因病在北京逝世,终年48岁。2008年9月,罗京被确诊患有淋巴瘤,并暂停工作入院接受治疗。

    罗京1983年毕业于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同年进入中央电视台工作,担任《新闻联播》主持人。生前任中央电视台新闻编辑部副科长。曾获国家语委、全国语音文学工作先进工作者,人事部杰出专业技术人才。08年8月31日其最后一次主持《新闻联播》。

    Tag:
  • 2009-06-02

    收购悍马 - [大记事]

    6月2日,美国通用汽车公司宣布,已与四川腾中重工机械有限公司就出售悍马(HUMMER)事宜达成备忘录。来自中国四川的一家民营企业有可能成为第一家购买美国整车品牌的中国企业。

    Tag:
  • 2009-06-01

    空客消失 - [大记事]

    2009年6月1日14时,一架载有228人的法航空客A330起飞不久后与地面失去联系。2日,巴西空军找到残骸。失事原因尚不可知;机上228人可能已全部遇难,其中包括9名中国人。

    Tag:
  • 2009-06-01

    大记事《通知》 - [大记事]

    关注新闻。每天新闻很多。今天看了明天就混淆时间了。

    于是,在此,特将感兴趣的略点一二。以此记录,以备后查。

    特此分类:大记事。

    Tag:
  • 2009-05-13

    ceshi

     

    Tag:
  • 2008-10-11

    当隐身成为习惯

    用Q多年,唯独新拿到Q的开始大家都是彩色的头像。继而Q的隐身功能带给了大家以“我在暗处你在明处”的美妙感觉,于是,在某一刻起,Q上开始变灰蒙蒙一片。

    遥想刚开始接触Q那年。02年。01年县里出现了几个小网吧,已经有Q了,可那个时候我还根本不懂怎么上网怎么使用电脑,学校很强,紧跟时代发展要求,配备了很多电脑,那个时候也就是只知道在学校的电脑里面听老师讲dos(神了……),再后来根据班里一个强人输入符号进入win98界面,从黑压压的数字里面进入到窗口,恍然间觉得视野开阔,可惜貌似只有画图工具可玩……再后来恍惚中记得当时流行cs(当时叫半条命),流行红警。而我正好处于水深火热的高中,别说电脑游戏啥的,篮球一个周都摸不到1次。旧事已记不清楚,但是确切的知道Q则是在02年冬。我想想……恩,没错的,我应该是03年进的大学吧?记不清了。

    当时我住的宿舍里面其有一群人上黑网吧成瘾。电脑技术也了得,当时就看的懂电脑秘籍并玩疯狂坦克之类网络游戏。某君答应送我个Q号,还说送我个会员,他偷的号码都存在邮箱里……当时问了个问题,会员非会员有啥区别?回答之:就是头像是红的而已……哦哦,崇拜。再后来此君满脸沮丧状告诉我他的邮箱被别人反跟踪并且用邮箱炸弹给炸的面目全非资料全无。现在回想起来,当时我们的对话真是好超前啊。估计现在很多人也不懂怎么偷Q怎么炸人邮箱吧……

    妹子那个时候有几个Q号。那时她比我走在科技前列,于是送我一个。我当时的头像是个绿色的青蛙。继而某天上不去了。才得之被偷密码了。又送了一个给我,说是在群里有人送的,不料一下使用至今吓了自己一跳。更有一天突然冒出来个人问这个号码是那里的吓了第二跳,原来是旧主人的,只好满脸堆笑好话连篇怕他收回去,因为现在这个Q的密码保护还是他设置的一个我根本不知道的问题。

    大一。在南昌大学那个与世隔绝的地方,电脑成了救命稻草,排队都排出去100多米。之间坐在电脑前面的人必然开Q。有的是满桌聊天框开花。在大四的某晚,去图书馆查阅论文资料,突发奇想,站起来,在有着几百台电脑的图书馆资料室走了几圈,调查发现,只有一个人,一个女孩子,电脑上没有开Q!几百人里面,只有此女没有开Q,而且在做什么理科设计,而在这里同时挂Q在两个以上的占据了人数的一半以上。当时差点对此女子顶礼膜拜,奉为至尊。

    旧话不提。且说现在。每日都隐身上线。然后看一看里面的几个人,有彩色的就长期哪么几个。而且多在工作一栏里。多年的操作,Q里已经从当年的狂加陌生人聊天到现在的陌生人一个没有,该踢的踢该拉出去的拉出去,竟然干净的跟手机通讯录一样,一个名字对着一个头像。

    有两个Q,经常使用的只有一个,另外一个作为备份,怕一个号码丢了另外一个起码还有这些好友在,当年是专门通过会员的好友拷贝功能而做到的。我的这个Q里有我的好友85人,工作65人,当年混南昌的27人,影视文学27人,写到这里我不禁停下了一下,翻看了一下,我记得影视文学人数应该是40人,现在为什么我这里才是不到30呢?于是我去了群里,群里是40个人。原来我并没有把班级里面的所有人都加进来,那些人常年消失,一个班级上课都是神龙见头不见尾,毕业后更是消失的无影无踪,更何求能在Q里和你一叙呢?

    自此Q推出了挂Q换等级这一惨烈的政策之后,不知道是人类的什么心理,偏偏钟情于挂Q了,并引发了资源危及,后来Q顶不住舆论,修改了登记概念。可挂Q的习惯大家都还是保留了下来。虽然不再跟刚开始那样为登记挂而挂,现在只是工作期间把Q放在那里,有一句没一句的也好,很多人也罢,挂了那里,总是一个心灵依托一样,好似有100多个朋友就在那里,你想他们了,就把Q揪出来看一眼,看看灰蒙蒙的一篇连个说话的也没有,只好翻看他们的签名,以了解近况,或偷笑,或悲伤。那些常年不改签名的,多数是死Q了。长期不见的Q里,突然会冒出,我结婚了,我女儿的照片,也会突然冒出人在江湖混最好是光棍……原来最精彩的地方竟然是签名。于是最近闲置的我一天改三次,也展示了我内心的浮躁。

    偶去空间,发现有人留言:你小子最近怎么没上网?——其实谁都知道,隐身,隐身呢。这还用问了么?无聊了,揪出一个人,发了疑问的表情,对方突然亮了回话,干啥?——没事。——哦。最近怎么样了?——还好。沉默,然后头像再次灰了下去。岁月就像茧子,将心灵厚厚包裹,我们已经习惯不轻易向别人敞开心扉,不管是快乐,还是郁闷。因为对方可能很忙,因为你可能不想说,不管怎么样,能诉说,能倾听,已很难。有的也只是只言片语,或哈哈,或哎。一旦上线,那些亮着头像的你的朋友,便礼节性需要问候一声。Q毕竟不像手机和电话,有了来电再去接,你明明看见朋友和同事在线,你能不寒暄一下吗?就好像我们走在街上打个照面会问一声“吃了吗”一样。其实我们很忙,许你的寒暄会让朋友感觉你正无聊,你正寂寞,你需要找人聊天,找人安慰……那边的信息会一条条跳出来,让你疲于应付,或许,那边的朋友和你一样也是在疲于应付。所以,干脆隐身吧,那会让我们少了很多道义上的负担。很多时候Q已经变成了一种可有可无的工具,我们并不指望能从中得到什么,不管在谁的电脑上,都是开着网页开着word在忙碌。Q都是可怜地呆在最下角或者缩于屏幕顶端。偶尔揪出来看看,再看看,再隐藏。偶尔的闪动竟然会让人心跳不已。因为,没有人会抛弃Q,很多人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将QQ挂上,虽然并没有什么需要Q来联系的业务,而只是一种开机后的习惯而已。好友名单常常灰暗一片,却很少有人将他们删掉。也许,我们在乎的只是一种感觉,一种在偌大的城市里依然有自己熟悉的人的感觉,呆在Q上,我们就似乎还呆在一种温暖和熟悉的群体里。虽然彼此都隐身,但都在关注着对方,当你有所需求,他就会亮起来。

    然而,并非这种默默就能让人安静。总是有人喜欢揪出潜水者的。珊瑚虫就做到了这一点,当年的珊瑚虫可以揪出隐身的人,后来我们习惯的珊瑚虫吃了官司,我喜欢的番茄花园版本的系统也吃了官司。再后来,彩虹外挂打个擦边球,开始横行。然后及时彩虹又能带来什么呢?是,用彩虹可以查看到后来隐身上线的好友,并且以蓝色显示,有人便兴高采烈的说:小样,隐身呢吧?然后对方亮起来:你怎么知道的?然后装神秘一番,再把软件推荐给他。继而大家都知道了有这么一个可以揪出隐身的软件。但是新鲜过后,又如何了?每次上线,看到的除了几个亮着的,更多的是一大片的蓝色。那场面就好似你要做一个演讲,结果发现没人来,现在成了你做一个演讲,下面有人,却都在睡觉!让人更加沮丧。隐身并不是什么怕见不得人,而是因为没话说,及时你揪出来隐身的我,我还是和你没话说,只是一次吃惊与被你揪出来了,然后呢,还是尴尬的沉默。于是,我试用了3次之后,便感觉索然无味。更何况彩虹竟然可以快速的打出火星文,于是算是一个新的兴奋点,大家再用会火星文,把签名改为火星字,然后不出3天,就感觉自己成为脑残一族,自己都感觉恶心不已。于是那一天干脆全部卸载,用最原始的Q,很多次我都希望用回Q2003以前的版本。简单干净的无所适从。无奈终究软件是人家设计的,即使我有现在网络上缺失的2003版,却也登陆不上去。

    于是我换成了2009版本。一如既往的简单。一如既往的灰暗。只是我知道,在这灰暗的好友里面,其实有很多东西是在变化着,大家都在生活,不会什么事情都放在表面,他们会放在心里,很多时候他们自遐不顾,更如何一身轻松的出来和人聊天呢?遥想当年整个楼里面嘀嘀声音响成一片。那个场面已经不在我们时代之间存在了。但是,我们究竟在畏惧什么?是避免什么?在隐藏什么?隐藏与挖掘,似乎一直是能给人惊喜的游戏。

    用Q已经很长时间,连不再按时间增长的等级我也给用到了两个太阳以上。隐身也成了一种习惯。但我相信。在灰暗的QQ头像后面,依然隐藏着可以释怀的温暖和信任。隐藏的Q与黑色的窗户遥相对应,窗户后面有斑斓的城市夜景一如Q里面那些斑斓的在线者,而更多看不见的,却一如更多的这个夜幕降临城市里的小市民,灰色的背后单独的过着属于自己的简单而不外露的生活。然后,默默的彼此相依相存。

    Tag:
  • 2008-10-10

    记善和君

    “妈的,有几年没联系了,你死了么?”-“我在自习室呢。考电影学院,你也一起考吧,你一定要考的。”他的短信对话总是稍微充斥一点特别的地方“你一定要考的”,我为什么是一定要考呢?但是淡淡一句话的确挺触动人心的,于是我也从内心发了猛:“好,我考。”-“辅导班三千,你来不?”-“这……”此君确实已经成仙状了。我不由的恍惚。想起来刚高中毕业彼此分别,大学频发短信,唯独此君短信与众不同,每每都忍不住记录一番。一如当年:“六级报名了没?马上就要考试你了,你复习的怎么样?”-“?还要复习考试?不是说光报名了就行了么……”-“……”

    你丫啊,不成一个导演,你就去死了吧你。

    善和。高中同桌,当时都差不多在最后一排,挪来挪去挪成同桌,自此便称兄道弟,一起发癫。此君从上级复读而下到我班,其数学功底甚好,我数学则是烂的一塌糊涂,随经他大力协助,我还是对数学一窍不通。后,不了了之。盲目混过高考则不再提。但见其头发偏长而且少卷,脸颊精瘦,整日头发乱糟糟走路发飘一副艺术青年模样,班主任多次严厉交涉要求其剪发,总是忘了或者是没时间。其人另外爱好之物:足球和孙燕姿。足球是其狂热的,据说当年考大学去学校考察首先考察的就是足球场,而其他竟然无所谓了,我穿越半个中国去看望他,结果等来的是从酷暑下的操场回来满头大汗的他。而听孙燕姿则是另外一个爱好,其磁带都购盗版,唯独燕姿同学可以享受特殊待遇,购其整版偷听更有甚者后来其狂热全班皆知,一次英语报纸到来,首页是个巨大的孙燕姿图片,上晚自习之时他出现在门口班内竟然一阵骚动,都举着手中报纸说,善和善和你的燕姿……好似一秘密情人从远方赶来把他蒙在鼓里而大家要给他一个惊喜般而其竟然面流羞涩将报纸揽入手中细细赏阅……话说当年我走入传媒和电影这个爱好也是受其影响,正所谓物以类聚人以群分,经常玩在一起的好几个都走入了传媒和电影的世界。首先是老于姐进入了北京广播学员,当时并不了解怎么回事,后来则突然好似惊醒般的,我也要上这种……同时善和便进入山东师范的传媒艺术学。此两人交叉影响我,以至于后来我也第一志愿毫不犹豫的写了北广。后来不知何故,竟然名落孙山,终落了个毕生遗憾。善和并不喜欢人多吵闹,唯一随时欢迎的就只有同学朋友又是邻居的徐磊和经常长途跋涉去他家蹲点的我。家里无人,父母在郊区开设工厂常年驻扎在外,家里任其处理。只见床上被褥杂乱,窗台贴满了足球队和孙燕姿,床头放满了电影、电视理论书籍,一张大桌子,一台电脑,电脑旁成堆的电影光盘。那个时候,在济南买了很多过期的便宜电影杂志,我则兴致勃勃的拿回家阅读。再就是一起看电影,那时的他早已超越我多年,可以看《与狼共舞》至凌晨2点,而我早已看的昏睡过去。或者是躺在墙角看足球至凌晨,然后昏昏不起。日子也是文艺人的典型。还好不抽烟不酗酒,如果在凌乱的家里再放满酒瓶或者是无尽的烟头。那场景的确可以拍摄一个潦倒的艺术场景。我也乐的在这种环境里面,光脚随意看电影或者是随意躺倒在地面。家里相处,各行其事,并无多言。电脑中没有任何多余,只有一个街机游戏三国志,他可以玩的不知疲倦,而我都替键盘发累了……再后来推荐了流星蝴蝶剑,鼠标便开始叫苦。意志顽强可见一斑。

    也许是这样的展现吧。我最后还是越来越佩服他了。06年夏天,毕业后,在市区租房一处专心考研,当时的目标就是电影学院,去其住处,同吃一瓜并观《茶马古道》,考研未果,进入电视台负责某栏目,其当时我正好也于同处实习,便偶尔能见面几次,甚感神奇。实习结束后,得之其竟然离职而继续专心读书,07年再战。08年我查看到了电影学院的成绩单,成绩不能通过。此时刘玲燕也未果打电话通知大家,王伟也在电影学院名单上,成绩也不理想。于是大家再次销声匿迹。等再有消息了,就是刘在南昌大学专职复习读书了,善和君继续专职考电影学院。这确实让当时的我朦胧了很久,不可思议、尊崇、愤恨自己、懊悔、现实等等掺杂到一起,混成一锅粥。好似电影一场。

    多年不见,大家都是社会的潮流里成了神仙般。是梦想使然?或曰无奈?未知。困倦了,且睡再说。

    Tag:
  • 2008-06-20

    人物采访操作注意事项


    1.一定要主意细节
    2.挖掘人物身上的细节故事,比如情感问题
    3.结合人物身份去了解他的困惑
    4.人物对突如其来的变化进行适应的心路历程
    5 周围同事、亲人眼中的人物形象
    6 在其工作时间分别进行远近距离的观察
    7 引导人物打开话匣,说出新闻素材
    Tag: